四子王旗医药网

江安县买卖房子

原标题:退休干警推动许金龙等抢劫杀人冤案平反

深度即时报道(统筹朱顺忠深度记者王选辉) 2月4日,福建高院再审许金龙等抢劫杀人案,当庭改判四人无罪。许金龙、许玉森、张美来被错关近22年后无罪获释,踏上回家路,该案另一名被告人蔡金森此前已“刑满”出狱。

消息传到时,今年已经64岁、曾经“代理”该案的承德市退休公安干警刘广智长出了一口气,“真感觉到这个案子的平反,让国家的法治向前了一小步。”在代理律师眼里,刘广智此前扎实获取的材料在案件再审时发挥了极大作用。

6年前,刘广智曾多次前往福建案发现场,做了大量模拟实验,并在2012年作为委托人向福建省检察院提出申诉。随后他退居二线,专业律师团接过该案的申冤“接力棒”。2014年,福建省检察院给省法院发出再审建议书。两年后,案件平反,许金龙等4人重获新生。

案情回放

1994年1月13日夜里,福建莆田忠门镇前范村66岁的村民郑金瑞在家中被捆绑致死,警方立为“忠门1·14凶杀案”。莆田公安局经侦查后认定许金龙、许玉森、张美来、蔡金森为犯罪嫌疑人,并将他们抓获。

福建高院经审理于1999年4月4日作出二审判决,以抢劫罪判处许玉森、许金龙、张美来、蔡金森死刑缓期二年执行。此后,许金龙等4人的家人坚持申诉。

2014年2月,福建省检察院向福建高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。今年2月4日,福建高院开庭再审此案,并依法宣判:撤销原审判决,宣告许玉森、许金龙、张美来、蔡金森无罪。

首见卷宗第一感受是“这些公安做事怎么这么粗糙”

法制晚报(以下简称法晚):许金龙案宣判当天,你当时在做什么?

刘广智:那天我正在家里,正在看湖北一个杀人案件的卷宗。春节那几天,我都在忙,一个广东案子,还有就是湖北这个案子。

(法制晚报微信公号ID:fzwb_52165216):得知许金龙等4人无罪释放,你是什么样的心情?

刘广智:我不是唱高调,我真感觉到这个案子的平反,让国家的法治向前了一小步。很早之前,我就知道,如果真正在法律的框架内办案,这个案件平反是必然,所以说这个结果我并不感到奇怪。我也替他们几个感到高兴,这些年多不容易啊。

法晚:许金龙案的当事人和家人们都非常感谢你做的贡献。最早你是怎么接触到这个案子的?

刘广智:2010年11月,许金龙三哥许金森、许玉森的妻子唐玉梅在北京上访时遇到同村的村民许国珍,许国珍就向他们推荐认识了已经退休在家的我。我就帮他们看了卷宗。

法晚:看大卷宗,第一感受是什么?

刘广智:我说,人是不是他们杀的,我不知道。但是我敢说,卷宗肯定是不成立,因为我是公安系统出来的。看了卷宗,第一感受就是:这些个公安做事怎么这么粗糙啊,凭就这些材料就想枪毙人?

我用近两个月的时间,逐字细阅许金森、唐玉梅提供的近600页案卷材料,手书约7万字的阅卷笔录,就觉得不对了。不是工作粗枝大叶的问题,里面有好多是可疑的地方。当然,后来我知道造假了。

现场实验还原案情发现判决书诸多破绽

法晚:看完材料后,你有哪些进一步动作?

刘广智:我现在的工作习惯,就是在公安系统工作时养成的,什么时候都要脚踏实地去侦查,你说什么我都不信,一定要去看一遍。判决书说被害人是这样死的,我明知道他这样死不了,我也要去实验一下。实验完之后,我才能说,死不了。

(法制晚报微信公号ID:fzwb_52165216):到了事发地,你是如何做实验的?

刘广智:因为犯罪现场有着地理气候等多种因素影响,我就选择老人被害的同月同日的9点,用原来的作案工具,按判决书上说的那条路重新走一遍。到了现场,事发的老房子还存在,我就勘察现场,进行了多项实验。经过模拟实验,证明判决书是错误的。

法晚:当时的模拟实验后,有什么新发现?

刘广智:判决书认定,犯罪嫌疑人是用改锥去挖墙之后进入房间,然后把人掐死。我明知绝对不可能,这种墙不次于水泥,非常坚硬,但我必须要实验。我就找了一个和现场房子一样的房子,找当年许金龙同样岁数的人,让他们来凿墙,时间根本不够用。这时候再看改锥,锥头已经凸了,说明现场提取到的那把改锥不是作案工具。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是错误的。

判决书还说,许金龙等人是把胶布贴在被杀害者脖子上,造成老人窒息死亡。我当时就找了一个和死者一样大岁数的志愿者,本人也亲自实验,往我嘴上贴胶布。做完实验后,我和这名志愿者除了感觉有点发热外,没有受伤等异常感觉。

判决书认定,这几个人交代,9点多钟从哪里出发,作案多长时间,回到家大概是12点左右。重新出发走一遍,一瞅时间,远远超判决书认定的。

(法制晚报微信公号ID:fzwb_52165216):做这些模拟实验的行为,和你退休前的多年公安工作有关系吧?

刘广智:侦查工作就是这样,必须亲眼所见,亲力亲为。通过实验,结果就全出来了。

我父亲是公安,我自小就在公安局,整天看着他们侦查。过去公安局不分昼夜,骑着个自行车就走,都是这么去破案的。我一直就生活在公检法的里头,应该是有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。

坐实证据多次请教专家不敢有一点疏忽

法晚:结束完模拟实验,你就开始写申诉状了吗?

刘广智:还没,回来之后,我有一处拿不准,就是本案中唯一自称见过赃款赃物的陈某于当年9月1日、2日两份证言的签字情况。一个很重要的证人,怎么看都怪。我把这个东西拿给我的老领导承德市公安局原副局长、资深痕检工程师王耀刚看。当时他拿眼睛瞟了一眼说:我不敢肯定是谁写的,但这两个肯定不是同一个人签字。

2011年3月,我就被害人郑某的死亡原因,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王雪梅法医师请教,先后请教了两次。王法医师向我教授法医科学中郑某死亡的原理,支持郑某死于被人掐死。与法院判决书认定郑某被人勒死不同。甚至我都想开棺验尸,看看尸体的大舌骨是不是折了,但是年头太长了,这些都做不到。

这时,我就知道,这是个人为制造的冤案。

法晚:正式提出申诉是什么时间?

刘广智:2012年7月,我亲书近20万字的材料,代许金龙向福建省检察院、法院提出申诉。2014年,福建省检察院给省法院发出再审建议书。

法晚:找了这些专业人士请教和介入,是出于怎样的考虑?

刘广智:我得做得证据确凿。通过检察院申诉是唯一的机会了,稍微有一点疏忽,这个案子永远都翻不了了。

这个案子的申诉状我写了七八十页,其实用不了那么长,只要抓几个重点写就可以,可是我不敢。每一个角落我都得找到,每一个细节都要做扎实。这样的话,机会才不会浪费。

冤案平反呼吁对故意制造冤案的人员严厉追责

法晚:之前采访福建念斌案时,念斌姐姐曾经说过:促成一桩冤案,只要一个派出所的认定;而平反一个冤案,却要举全国之力。作为曾经公安系统的一员,又是许金龙冤案平反的推动者,你怎么看这句话?

刘广智:其实我们国家的法律规定得很清楚,而为什么落不到地上,还用全国之力?冤案形成的时候很容易,等到平反的时候,太难了!原因就是个别地方的公安、检察院、法院,根本不认认真真办案,有外界力量干涉办案。

法晚:您觉得一个冤案需要平反,最大的推动因素是什么?

刘广智:从大的方面讲,最大的推动力就是办案人员的严格认真执法,如果说办案人不严格认真地去(做),这个案子推动不了。

法晚:您认为推动这个冤案的平反,主要还是体制内的因素在起作用?

刘广智:对,公检法系统的办案人员的政治水平、业务水平和责任心都特别关键。

(法制晚报微信公号ID:fzwb_52165216):媒体的关注、律师团的帮忙等对冤案平反也起了很大作用吧?

刘广智:这些起的是辅助作用。我现在感觉到媒体揭露是一种催化剂,是很强的推动力。只要是办案人员认真执法,再加上媒体来推动,可以让很多案件朝正确方向办理前进。

法晚:这些年,您有没有感觉中国的法制环境有一些变化?

刘广智:真的好多了,我这不是奉承。像我那个年代,公安干警出门包里装着绳子,有时见到嫌疑人就踹倒后再捆上,这种情况时有发生,现在好多了。

比如说,我正在办理的这个案子,检察院、法院都问我是不是律师,我告诉他们不是。他们说不是不行,我告诉他们法律有规定,他们就说通了。现在很多东西都开始按着法律办,所以是进步了。

法晚:接下来您有什么计划?

刘广智:接下来,我会呼吁有关部门对故意制造冤案的相关人员进行严厉的追责,同时呼吁公安部立即对“忠门1·14凶杀案”挂牌督办,我愿为侦破该案尽绵薄之力。

江安县买卖房子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